<rt id="iuok8"><blockquote id="iuok8"></blockquote></rt>
  • <input id="iuok8"></input>
    <code id="iuok8"><tr id="iuok8"></tr></code>
  • <td id="iuok8"></td>
  • <rt id="iuok8"><input id="iuok8"></input></rt>
    <table id="iuok8"><u id="iuok8"></u></table>
    <legend id="iuok8"><button id="iuok8"></button></legend>
    <button id="iuok8"></button><wbr id="iuok8"></wbr>
    首頁 › 曝光警示

    煙臺如此營商環境是否傷了投資者的心?

    2020-11-22 14:12| 發布者: 解剛| 查看: 23374| 評論: 0

     消費日報網訊(記者 林墨涵、王儒)煙臺市市委書記張術平書記曾表示:堅持法治和德治結合,營造良好社會氛圍。既重視發揮法律的規范作用,又重視發揮道德的教化作用,讓法治和德治緊密結合、相輔相成,使二者相互促進、良性互動,是基層社會治理的重要路徑。在實踐中,煙臺市注重發揮好法治的保障作用,堅持在法治視野中審視基層治理,運用法治思維謀劃基層治理,運用法治方式破解治理難題,引導人民群眾在法治軌道上主張權利、解決矛盾。注重發揮好德治的教化作用,倡導以文化人、以德育人,推進新時代文明實踐中心建設,把基層治理的道德底蘊培育好、道德力量運用好,著力營造“崇德尚法”的濃厚氛圍。

      山東省煙臺作為山東對外開放的橋頭堡,著力做好‘平臺、產業、環境’三篇文章。

      優化營商環境,是為助力煙臺市經濟發展所實施的重要舉措,在這樣政策下,來到煙臺的投資商應該感到安心、放心。然而首爾星寶置業(煙臺)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進生對煙臺卻滿是失望和傷心,這是為什么呢?

    煙臺如此營商環境是否傷了投資者的心?

    (首爾星寶置業(煙臺)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進生)

      為“除爛尾”新投資方接盤爛尾10年的海天雅筑

      日前,首爾星寶置業(煙臺)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首爾星寶公司)法人王進生向本網反映:其在山東省煙臺市接手了一個爛尾工程海天雅筑小區,該項目于2006年在煙臺簽約,項目從規劃到建設歷時十多年,是有名的爛尾樓盤,業主權益無法得到保障。

      2017年6月,首爾星寶公司債權人中國長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與新投資方簽訂債權轉讓協議,王進生接管了該項目的經營管理,企業名稱仍為首爾星寶置業(煙臺)有限公司。

      新投資方接管該項目后,在煙臺市高新區管委、市自然資源與規劃局等部門的支持下,先后出資2億多元,重新啟動建設的同時,還償還了該公司遺留下來的巨額債務,解決了延期交房、辦證、民間借貸、工程款等問題。經兩年多的不懈努力,新投資方累計解決各類遺留問題2000多個。目前,經營管理正步入正軌。

    煙臺如此營商環境是否傷了投資者的心?

    (馬山街道海天社區黨支部書記)

      記者在首爾星寶公司開發的小區海天雅筑采訪時,馬山街道海天社區黨支部書記告訴記者:“新投資商首爾星寶公司確實解決了小區的爛尾問題,通過努力給業主辦了房產證、二期也交付了,并把小區的綠化和基礎設施給辦好,小區業主還是滿意的”。

    煙臺如此營商環境是否傷了投資者的心?

    (小區業主侯建明)

      小區業主侯建明說:“新開發商來了推動了小區的交房時間,解決了前任開發商遺留下來的大量問題”。

      就這樣一個為煙臺市解決遺留了十年爛尾樓盤、補繳前開發商所欠的大額稅費、基本清算了所欠工程款等問題的新投資人,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經營活動中,反而頻繁受到施工方的暴力威脅,究竟發生了什么?

      投資商遭多次堵門、員工被打、供電設備被破壞

      首爾星寶公司現法定代表人王進生告訴記者:接管原首爾星寶公司不久,2017年9月1日,山東德信工程建設公司就以追討欠款為由,以孫某、宋某為首,調集施工車輛圍堵公司出入口,并糾集社會人員30余名占領公司辦公場所采取對員工茶水潑臉、推搡、掐脖子、驅逐客戶、用鐵鏈封鎖辦公出入口、破壞公司供電設備、樓體廣告。公司報警后出警民警以經濟糾紛為由不予受理,隨即離開,孫某等人一直在公司折騰到18:30分左右才離開。

    煙臺如此營商環境是否傷了投資者的心?

    煙臺如此營商環境是否傷了投資者的心?

    煙臺如此營商環境是否傷了投資者的心?

      后來孫某、宋某又數次帶人到公司用數臺私家車、挖掘機圍堵公司出入口,破壞公司供電設備,趕走簽約客戶等。這樣的情況從2017年9月1日陸續延續到9月21日。

      首爾星寶公司法務負責人黃女士告訴記者:9月21日,我們對德信公司持續的違法行為報警以后,我和公司法定代表人王進生被帶到派出所分別關起來,王進生由于心臟不好,被允許先回了公司,但到了晚上21:00左右又被重新傳喚回派出所。我和王總(王進生)被滯留了近24小時,經過了審訊、拍照、留指紋、采血等采集個人信息一系列程序后才被允許離開派出所。

      據王進生介紹,發生在首爾星寶公司的這類事件不是一起。

      2019年11月,煙臺華樂置業發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姜玉珂以經濟糾紛為由,帶領20多名社會人員及保安人員,手持警棍,佩戴警號,采取用鐵鏈鎖辦公室門、搶奪公章、毆打驅逐員工、限制員工人身自由等手段嚴重影響了公司的正常經營。

      姜玉珂等人甚至在首爾星寶公司貼出公告。

      致首爾星寶置業(煙臺)有限公司全體員工

      由于現公司董事長王進生先生涉嫌經濟犯罪,損害公司利益,不能履行職責,依據國家法律及公司最大股東煙臺萬運實業公司章程規定,并有萬運公司股東姜玉珂、楊殿臣、監事楊淑波召集臨時股東會決議,為配合煙臺市公安部門的調查取證,臨時接管首爾星寶置業(煙臺)有限公司的經營管理,具體如下:

      一、為維護公司正常經營及全體員工及全體員工的基本利益,除財務人員正常上班外,其余員工暫放假,工資照原待遇發放,需要上班時經聯系通知后立即到崗。

      二、為配合公安部門調查需要,涉及某位員工取證時,要求我公司相關員工按照實事求是的原則正常配合。

      三、員工有責任配合公司臨時封存保護好公司財務賬目、資料、公章、印章以及公司財務,共同保護公司利益。

      煙臺萬運實業有限公司,股東:姜玉珂,監事楊淑波。

    煙臺如此營商環境是否傷了投資者的心?

      對此,王進生表示:首爾星寶公司報警后銀海邊防派出所出警,警察沒有采取有效措施,因此姜玉珂等人更加囂張,致使這種擾亂公司辦公秩序的行為持續了兩天。

      姍姍來遲的行政處罰決定書

      首爾星寶公司在多次被堵、員工被打、電力設備被破壞后,煙臺市公安局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分局在2019年2月23日對發生在2017年9月的系列事件進行處理,對其中兩人分別作出行政拘留7日和10日的處罰。這個行政處罰距事發時間近一年半。

    煙臺如此營商環境是否傷了投資者的心?

      對此,煙臺市公安局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分局法制大隊大隊長付忠強和銀海邊防派出所曲所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之所以這么長時間才有處理結果,是因為派出所是以不激化矛盾,維護和諧的角度考慮。

      王進生向記者表示:“這種有組織、有預謀,屢次采用堵門、強占公司辦公場所、破壞電力設備,潑水、推搡,驅逐客戶的惡性事件為什么一年半才得以處理呢?幾十人僅僅處理了2個人,組織者逍遙法外,這種處理的背后是否存在保護傘呢?”

      就此,記者采訪了煙臺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銀海邊防派出所。

      曲所長向記者表示:發生在首爾星寶公司的事情是公司的經濟糾紛,2017年那一起是他們的建筑商帶農民工去的。

      記者:“即便是農民工,他們采取堵門、用鐵鏈鎖門、驅逐公司員工、破壞電力設備等行為就不違法嗎?”

      曲所長:“他們這樣不合適,我們也建議他們去法院起訴!

      談到2017年9月發生的事情,曲所長表示:“之所以讓首爾星寶公司法人代表王進生和另一員工滯留24小時,是因為有人指認王進生打人,對他們進行個人信息采集是正常的辦案程序!

      對于王進生被指認打人一事,曲所長表示:沒有查明事實。

      首爾星寶公司法人代表王進生反映的辦案民警在訊問時辱罵問題,曲所長認為,不可能,辦案民警不會辱罵當事人。

      對2019年11月所發生的事件,煙臺市公安局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分局和銀海邊防派出所均表示會盡快處理。

      記者查閱了《公安機關辦理行政案件程序規定》。該規定的第一百六十五條為:公安機關辦理治安案件的期限,自受理之日起不得超過三十日;案情重大、復雜的,經上一級公安機關批準,可以延長三十日。辦理其他行政案件,有法定辦案期限的,按照相關法律規定辦理。為了查明案情進行鑒定的期間,不計入辦案期限。對因違反治安管理行為人不明或者逃跑等客觀原因造成案件在法定期限內無法作出行政處理決定的,公安機關應當繼續進行調查取證,并向被侵害人說明情況,及時依法作出處理決定。

      煙臺市高新區公安分局:2017年案件是合同糾紛,不構成犯罪

      高新區公安分局在記者采訪過程中一直強調,2017年9月份首爾星寶公司與德信公司之間的警情、案件是合同糾紛。并經過多次修改后給了本報一份文件,內容如下:

      我局在前段認真調查的基礎上,依據法律和事實,對涉及首爾星寶公司在我轄區的相關警情、案件情況作出說明如下:

      一、德信和首爾星寶公司之間的經濟糾紛客觀存在

      2011年7月28日,首爾星寶和德信公司簽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及《合同補充條款》,首爾星寶為發包方,德信為承包方,由德信承建海天雅筑小區15、16、17、18號樓及地下車庫。2016年9月30日,工程竣工驗收合格,但首爾星寶未按照合同約定結清德信工程款。2017年9月4日,德信公司到高新區法院起訴首爾星寶,并申請對首爾星寶財產進行保全。9月5日,煙臺市高新區法院依法查封了首爾星寶172套房產,并于9月21日正式立案調查。2017年11月16日,高新區法院一審判決首爾星寶支付德信公司1743萬余元,首爾星寶當時未向煙臺市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后首爾星寶向市中院提起申訴,2018年9月17日被駁回;期間,首爾星寶先后3次通過現金、房產等方式向德信支付欠款980萬余元。2019年8月20日,因檢察機關抗訴,高新區法院進行再審,于2020年9月25日判決首爾星寶需再支付德信剩余工程款、質保金等費用共計975萬余元。

      二、涉首爾星寶公司在我轄區相關警情、案件的調查情況

      我局現已查明,2017年9月1日至21日,德信公司相關人員共參與了5起警情、案件,主要事實如下:

     。ㄒ唬9月1日情況

      時任首爾星寶公司法人姜樹棟與德信公司約定,用部分房產抵頂德信公司工程款,德信將其中一套房產轉讓給王某琦。2017年9月1日,王某琦去首爾星寶辦理網簽手續時被拒,德信公司負責人孫國壽、項目經理宋健即帶領十多名工人和淄博萬鑫公司羅某,一起到首爾星寶售樓處討要說法。后孫國壽離開,宋健與多名工人繼續在售樓處進行理論,期間將售樓處大門鎖死,將15號、16號樓兩幅廣告布扯下。當日11時52分,首爾星寶報警,我局銀海海岸派出所民警到達現場,認為雙方屬于經濟糾紛,未作為違法犯罪警情進行處置;雙方現場協商談妥后,民警即離開。首爾星寶王進生、黃佳在報警時未發現廣告布被扯,民警離開后,其于當日下午發現,但未報警。后經調查,當時15號樓廣告布未完全扯下,首爾星寶重新掛好繼續使用;16號樓廣告布被扯掉后下落不明。

      (記者加注:1、采訪中警方表示是德信人員叫淄博萬鑫公司羅某去的。2、原給記者的情況說明中表示:“其于2017年9月1日,當日下午3時再次報警,民警出警時發現,15號樓廣告布當時未完全扯下,首爾星寶重新掛好繼續使用,16號樓廣告布被扯掉后下落不明,高新分局最后在采訪時又修改沒有了下午的報警!保

     。ǘ9月2日情況

      2017年9月2日,德信宋健安排人員將首爾星寶售樓處電閘銅片卸走,并用鏟車堵在售樓處路口。上午9時許,首爾星寶經理黃江安排人將電閘修好,將堵路鏟車開到他處。此次首爾星寶未報警。

     。ㄈ9月4日情況

      2017年9月4日(或3日),德信公司人員又將首爾售樓處電閘片卸走,造成停電,后首爾星寶黃佳安排人修好。此次首爾星寶仍未報警。

     。ㄋ模9月15日情況

      2017年9月15日,首爾星寶公司發現電閘箱銅片被人卸走,于是報警。當日7時26分接警后,我局銀海海岸派出所民警到場處置,未發現違法嫌疑人,后返回;11時03分,民警對此警情再次到首爾星寶售樓處調查。

     。ㄎ澹9月21日情況

      2017年9月21日,德信公司安排2名員工將售樓處電閘銅片卸走,1名員工用鏟車堵在售樓處門口,首爾星寶報警。當日10時18分,我局銀海海岸派出所民警到場處置,德信人員指認王進生對其毆打、黃佳搶其手機,民警遂口頭傳喚雙方當事人到公安機關接受調查。在執法辦案區,民警依法對雙方人員進行了人身檢查和信息采集,并開展詢問;后根據辦案需要,將王進生、黃佳及德信相關人員的傳喚時限均延長至二十四小時。經受案后調查,因事實一時未查清,未當即對相關人員進行處罰。

      (記者加注:以上4次提到“卸走”電閘片,并未說明其目的,“卸走”的電閘片至記者發稿時也沒有做價格評估。)

      2018年起,王進生多次舉報德信公司涉嫌違法,要求公安機關進行處理。我局成立專班,對涉及首爾星寶與德信公司的所有警情進行重新調查梳理,并依法傳喚德信公司相關涉案人員;查清案件主要事實后,于2019年2月23日,以擾亂單位秩序,依法對德信公司負責人宋健處以行政拘留十日并處罰款五百元,對另一名主要參與人員張承欣處以行政拘留七日。

      (記者加注:王進行表示從2017年事發一直舉報至今,并且是2018年以涉黑涉惡舉報后才做出上述處罰的)

      2020年10月9日,我局接到關于舉報德信公司的案件線索后,將該案受理為刑事案件,成立“8.07”專案調查組,圍繞舉報線索開展全面調查。2020年11月初,分局根據已查清的案件情況,到市公安局進行了專門匯報,高新區公檢法機關也就案件定性進行了專題會商,認為該案不構成刑事犯罪。2020年11月6日,分局向王進生下達了不予立案通知書。

      三、稿件清樣中與事實不符的情況

      11月6日的稿件清樣中,大篇幅采用了王進生的陳述和觀點,但其說法嚴重失實,系故意將多起警情、案件的情節混淆,堆積渲染,進行誤導。主要是:

     。ㄒ唬⿲τ谌A樂公司姜玉珂等人的尋釁滋事案,我局已經刑事立案,該案正在偵辦中,不能進行新聞報道。王進生將該案犯罪嫌疑人的行為與德信案混為一談,夸大德信公司行為,試圖誤導德信也具有人身暴力行為,而經公安機關調查的事實是,德信公司人員沒有其提及的掐脖子、毆打等攻擊行為。

     。ǘ┩踹M生稱德信雇傭私家車堵首爾星寶公司門,經公安機關調查,除鏟車以外,首爾星寶公司提供的堵門車輛均非德信公司停放,大貨車系園林施工車輛、私家車系小區業主在此亂停亂放,與德信公司無關。

     。ㄈ┩踹M生稱德信公司損毀首爾星寶公司廣告布價值一萬五千元,實際上首爾星寶公司提供的費用清單及廣告布制作商張某強證言中均反映16號樓廣告布費用為4550元,經價格評估機構鑒定價值4012元。此案系因雙方經濟糾紛引起,德信公司損毀首爾星寶公司廣告布的行為不符合尋釁滋事的法定構成要件,不構成尋釁滋事罪;其損毀價值4012元廣告布的違法行為,亦達不到5000元的故意毀壞公私財物罪的立案標準。

     。記者對損毀物品向王進生求證,王進生對公安機關鑒定的4012元表示質疑,4012元明顯不是2017年的案件的所有損失,數次卸走的電閘片損失公安機關不是不知道。)

     。ㄋ模┩踹M生稱德信公司七次暴力討債影響首爾星寶經營,經公安機關調查,應為五次,其中僅9月1日德信公司參與人員較多,也并非30名社會人員,經回放處警視頻實際為14人,均為德信員工;此后幾次,均為斷電、堵路行為。

     。記者加注:至于5次和七次報警,公安機關給記者的文件中報警次數也進行了多次的修改。

     。ㄎ澹┩踹M生引用了王智光律師的個人觀點,但其根本未參與案件調查,并不了解案件事實,僅憑王進生單方面陳述發表觀點,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

     。記者加注:王姓律師在記者發稿前向記者表示,經受不住各方的壓力要求撤回記者采訪的關于其本人的內容。

      對于高新區公安公安分局認為的合同糾紛,王進生認為:

      一、首爾星寶公司不欠德信公司工程進度款。

      1、根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首爾星寶公司按預審定的月工程款的70%向德信公司支付工程進度款;德信工程完工并提交竣工驗收報告及完整的竣工資料后,首爾星寶按審定的已完工程造價的80%向德信公司支付工程款;后續工程款的支付條件是審計造價。

      2、德信公司至今未向首爾星寶提交完整的竣工資料,導致德信施工范圍內四棟住宅樓一直無法辦理竣工驗收手續、無法為業主辦理不動產權證,造成業主大量上訪。最終首爾星寶采取委托第三方機構鑒定的方式才完成竣工驗收。即便如此,截止到2017年9月1日德信公司鬧事,首爾星寶公司進度款支付依然超80%。王進生向記者提供了《建設施工合同》以及首爾公司起訴要求德信公司交付竣工驗收材料)

      二、德信公司一邊通過民事訴訟程序惡意查封星寶公司財產,一邊長期多次到公司暴力討債,破壞星寶公司正常經營。

      1、德信公司2017年9月4日向法院申請訴前財產保全,惡意虛增訴訟標的,超額查封財產的惡劣手段,導致首爾公司資金流完全斷裂,處于倒閉邊緣。王進生出示了德信公司起訴書、查封物品清單、裁定書等資料。

      2、德信公司早已決定采取訴訟方式解決雙方之間的爭議。但2017年9月4日后德信公司依然長期、多次(2017年9月1日至2017年9月21日長達21天的時間里,于2017年9月1日、2日、6日、7日、10日、15日、21日)到首爾公司通過用鐵鏈鎖門、拆毀電閘,制造停電、裝載車、挖掘機封門、堵路、撕毀首爾公司廣告牌,攔截、驅趕到公司買房的業主等方式暴力討債,嚴重擾亂首爾公司的工作、經營秩序,導致公司停業。

      三、德信公司在已經申請財產保全的情況下,仍然到首爾公司鬧事,系出于逞強斗狠、肆意宣泄情緒的心態、首爾公司的售樓處系公共場所,其違法手段猖獗、影響惡劣,給首爾公司造成嚴重后果,理應按尋釁滋事和毀壞公私財物追究主要責任人及首要分子的刑事責任。

      另外,王進生表示:相關法律明確規定,民事糾紛也不是其一而再再而三鬧事的理由,為追討合法債務或者因婚戀、家庭、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而雇傭、指使,沒有造成嚴重后果的,一般不作為犯罪處理,但經有關部門批評制止后仍繼續實施的除外。因此,德信公司明顯涉嫌尋釁滋事等其他犯罪。

      首爾星寶公司王進生認為,既然高新區公安分局已經查明德信公司毀壞首爾星寶公司廣告,那么為什么到了2020年11月4日才做鑒定?公安局一直說多次破壞單位供電設施為什么有沒有做評估就草草結案?。

      王進生還表示:2017年9月1日至2017年9月21日期間,孫國壽多次(2017年9月1日、2日、4號或3號日、15日、21日)帶人到反映人星寶海天雅筑售樓處通過用鐵鏈鎖門、拆毀電閘,制造停電、裝載車、挖掘機封門、堵路、撕毀首爾公司廣告牌,隨意毀壞財物價值合計約:429766元(廣告布制作加設計費價值6550元、電閘價值150元、代理費損失123066元、退房違約金損失300000元)。

      舉報高利轉貸芝罘分局立案、又撤案

      首爾星寶公司在一起訴訟中發現:煙臺西瑞康農業生產資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瑞康公司)先從銀行貸款,后轉給煙臺煙菏投資有限公司,煙臺煙菏投資有限公司又把其從西瑞康公司從銀行所借款項提高利息借給首爾星寶公司,涉嫌高利轉貸犯罪,遂把這一線索舉報到煙臺市公安局芝罘分局。

      在首爾星寶公司舉報后,2019年1月,煙臺市公安局芝罘分局認為:“有事實發生,需要追究行為人刑事責任,決定立案!

    煙臺如此營商環境是否傷了投資者的心?

      2019年11月28日,煙臺市公安局芝罘分局以:“因該案偵查期限超過兩個月且仍然無法收集到證明有犯罪事實需要對犯罪嫌疑人追究刑事責任的充分證據,決定撤銷此案(煙公芝(經)撤案字【2019】484號)!

    煙臺如此營商環境是否傷了投資者的心?

      采訪中,王進生說:“煙臺市公安局芝罘分局對此案偵查期間,相關辦案警官不止一次的透漏,已查出500萬犯罪事實,之所以不向檢察院移交,是看能否查出更多犯罪事實。時隔數月后,首爾星寶公司卻收到撤銷立案決定書,結果與辦案警官所說完全相反!

      王進生告訴記者:我公司向芝罘分局提供了非常多的證據,認為這個案子有明顯犯罪事實,煙菏公司大股東萬德印和聶建國操縱著名下其他公司在欠銀行巨額貸款的情況下將錢轉到煙菏公司對外高利轉貸,有萬德印和聶建國之間的民間借貸訴訟判決書為證,F在,該生效判決書不知為何被煙臺市中級人民法院從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撤了。

      王進生表示:我們還查到煙菏公司高利轉貸的大部分款項來自萬德印名下的煙臺西瑞康農業生產資料有限公司,該公司轉款給煙菏公司對外放貸時,尚欠銀行貸款3000萬左右未還。

      7月24日,煙臺市公安局芝罘分局經偵大隊隊長高辰明和法制大隊大隊長宗成國接受了記者采訪。

      法制大隊大隊長宗成國說:“這個案子我們經偵大隊經過調查以后認為涉嫌犯罪的事實和證據不足,依法撤銷案件,案件的案外人對我們的撤案是有異議的,到檢察院提起立案監督申請,對我們的撤案進行控告,檢察院經過非常仔細、嚴格的審查給我們提出了一些工作建議,按照檢察院的檢察建議,我們仍然在做一些調查工作,目前的相關工作還在緊張的進行當中!

      宗成國表示:“此案檢察院正在監督中!

      煙臺市公安局芝罘分局經偵大隊隊長高辰明:“我們立案撤案都是根據法律規定,依法依規。檢察院給我們立案監督也是依法依規,檢察院也讓我們補充相關證據,我們也提供了,等檢察院下了結論再說!

      記者:“案件舉報人認為芝罘分局沒有進行實質性偵查工作,公安機關在前期有沒有獲得什么關鍵性證據?”高辰明大隊長以涉及案件機密,不予回復。

      記者:“被舉報的公司有沒有貸款?款項從哪來的查清楚了嗎?”

      高辰明:“(被舉報公司)有貸款,(款項來源)查清楚了!

      對于被舉報公司是否對外放貸款,高辰明以案件涉密為由不予回答。

      經偵大隊隊長高辰明對記者提出的問題以案件涉密,拒絕回答。

    煙臺如此營商環境是否傷了投資者的心?

      申請芝罘區檢察院對芝罘分局立案監督被駁回

      王進生舉報高利轉貸之事在煙臺市公安局芝罘分局撤案后,王進生遂申請芝罘區人民檢察院立案監督,芝罘區檢察院一蘇姓工作人員告訴王進生:“你們不是被害人,在法律意義上這個案子沒有被害人,如果說高利轉貸罪被害人應該是銀行,你們是間接被害人,被害人必須是直接的,對于套路貸罪和非法經營罪你可以繼續向公安機關舉報!

      蘇姓工作人員向王進生表示:“公安給你出的不立案決定里面是對高利轉貸罪給出的不立案決定,公安沒有對非法經營出不立案決定,我們沒法監督!

      記者提出希望采訪芝罘區人民檢察院,芝罘區檢察院不接受采訪。

      8月1日,王進生向記者發來信息表示:“2020年7月31日我到芝罘區人民檢察院,高檢察官告訴我,2019年跟2018年(關于煙荷投資案首爾星寶公司不是被害人無權申請立案監督一事)法條不一致,但2018年的法條也沒廢止,另告知我公安局做的立案再撤案,程序正確,一直在偵查,你不要著急,慢慢來,案子很復雜,并說監督成功率很低。關于高利貸無證經營屬工商局管,套路貸不是自有資金你們應另行向公安局舉報!

      2020年9月2日煙臺市芝罘區人民檢察給予王進生“不立案理由審查意見通知書”,芝罘區檢察院認為:煙臺市公安局芝罘分局說明不立案理由成立。

    煙臺如此營商環境是否傷了投資者的心?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聯系電話:0357-3991268
    聯系QQ:649622350

    QQ|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臨汾金融網 ( 晉ICP備15007433號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精品人妻av区,黄网站男人免费大全,亚洲一区二区三不卡高清,一区二区亚洲AV天堂